您的位置:环球网>国际>环球时报>正文

行走中日韩,看农村“向往的生活”

2017-12-02 04:00 环球时报 请快来参与
分享到: 0
摘要:11月6日起,来自三国共9家媒体的十余名记者历时12天,遍访中日韩三国农业主管部门、农业科研机构、农业企业和乡村典型,了解三国农业未来发展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首尔可乐洞,叫卖人在拍卖车上报蔬菜价格。

首尔可乐洞,叫卖人在拍卖车上报蔬菜价格。 孙知亨 摄

  

  本报赴日本、韩国特派记者 杜海川

  中国、日本、韩国三国的农村和农业发展面临相似的困境:人口基数大、耕地相对有限;农村劳动力不足和农村人口空心化、老龄化;农业科技发展受制于投资不足等。因此,由中日韩三国合作秘书处与《环球时报》连续第四年举办的中日韩三国记者联合采访,将2017年度采访活动主题定为“可持续发展与农村建设”。11月6日起,来自三国共9家媒体的十余名记者历时12天,遍访中日韩三国农业主管部门、农业科研机构、农业企业和乡村典型,了解三国农业未来发展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日本:智能农业应对老龄化

          初到日本,《环球时报》记者目睹的人口外流和老龄化现象比想象中更严重。在远离大都市的静冈县乡村,餐厅和旅馆服务员大多数都是六七十岁的“银发族”。日本农林水产省官员对记者表示,日本农业生产一线存在高度的老龄化和劳动力不足问题。日本农业就业人口中,50岁以上的已超过一半。日本的应对方式是发展智能农业,农林水产省成立了智能农业研究会,正在和计划开发的技术包括:通过GPS定位操作机器,如自动行走拖拉机,可实现一个人同时操作两台农机;用机器人替代繁重劳动,如正在开发的自动锄草机;利用无人机检测土壤土质,防止过度施肥等。

         智能农业也成为日本企业后金融危机时代的新增长点。在静冈县磐田市,日本知名IT企业富士通2016年投资兴建了秋彩智能农场。磐田曾是铃木汽车等工业企业的生产基地,年生产总值曾达2万亿日元(约合1178亿元人民币)。金融危机后,工业企业逐渐撤出,经济开始下滑,当地政府开始把目光投向了智能农业。秋彩农场的蔬菜大棚实现高度自动化和远程监控,大棚天窗可根据室内外的温度、湿度等数据对比实现自动开闭。日本台风多发,当台风来袭时,工作人员可通过系统对大棚实现远程控制。负责人告诉记者,日本刚刚经历了25年一遇的大台风,大棚和智能农业系统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在千叶大学园区内,日本千叶大学前校长、日本植物工厂研究会理事长古在丰树向记者一行介绍了植物工厂现状。植物工厂一般分为“人工光型” “太阳光型”以及并用型三类。所谓“人工光型” 植物工厂,是指利用无土栽培方式种植,叶片吸收人工光源提供的光来进行光合作用,根系生长在营养液中。人工型的植物工厂主要用于绿叶蔬菜的生产。古在丰树坦言,以往人们对植物工厂生产的蔬菜有一定抵触情绪,不少植物工厂也经营不善倒闭。但近年来随着人们接受程度的提高,植物工厂开始盈利。中国LED企业三安集团给自己的植物工厂投资400亿日元。软银的孙正义给美国一家小型植物工厂投资100亿日元。

  韩国:蔬菜竞拍保护农户利益

          相对于日本,韩国的国土面积和市场更小。如何提高韩国农业的竞争力是摆在韩国农业科研机构面前的一大问题。京畿道的农业产值是韩国最高的。据京畿道农业技术院院长金淳载介绍,他们十分重视农产品加工技术转让,研发的 “Deep purple”无刺玫瑰目前向20多个国家、200多个农场销售。2016年“Deep purple”玫瑰通过出口获得的特许权使用费达到3.3亿韩元(约合201万元人民币)。

          记者此行还在首尔可乐洞农产品批发市场,见到了传说中的农产品拍卖。下午6时,夜幕刚刚降临,可乐洞市场内运送蔬菜的车辆来回穿梭。在货仓一角,一个叫卖人手持麦克风站在拍卖车上有节奏地报出不断提高的农产品价格。拍卖车上有一个电子屏幕,显示农产品的类型、批次、出价等信息。参加拍卖的人则人手一个报价器,等叫卖的人一喊就快速按出自己的出价。

          这种蔬菜拍卖制度自1985年可乐洞市场成立之初就确立下来,其初衷是防止农产品成交价格过低,尽可能地保证农民的收入。但拍卖的弊端也显而易见,除蔬菜销售价过高,还有可能随着供应不足引发大规模的价格波动。韩国在2010年、2013年分别经历了白菜和洋葱价格的大幅波动。

         可乐洞市场发言人对记者表示,考虑到消费者对稳定农产品价格越来越高的呼声,可乐洞市场2012年修改了规则,允许销售商直接与买家私下谈判交易。目前,可乐洞市场年成交250万吨农产品中,约80%的农产品交易通过拍卖完成,20%属于私人签订合同交易。未来可乐洞市场希望将对拍卖的依赖程度降低至10%左右。

  中国:村淘助力农村扶贫

         在中国约6亿农业人口中,贫困人口约4000万,远超日本和韩国两国农业人口总和。在农业发展、农村治理特别是扶贫方面,面临比日韩更艰巨的任务。

          在杭州临安区,互联网电商的蓬勃发展给传统农业插上了翅膀。记者团参观“中国农村电商第一村”临安区白牛村时,正值“双十一”前夕,当地淘宝商家正将当地特产山核桃打包装箱,顾不上跟参观者打招呼。仓库门前,快递员麻利地将打包好的快递盒扫码装车,几分钟就把一辆面包车装得满满当当。临安农办主任陈嫩华介绍说,白牛村村民2007年开始尝试开网店销售山核桃,2016年当地60多家商户在电商平台上的山核桃销售额为3.5亿元,其中最大的一户销售额超过3000万元。

         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乡村事业部总经理王建勋说,农村淘宝是阿里巴巴三大战略之一。阿里巴巴2014年启动农村战略,迄今农村淘宝项目在29个省、700多个县启动。其中包括178个国家级贫困县和147个省级贫困县。浙江省农业和农村办公司副主任蒋伟峰说,农业的吸引力正在加强,现在很多大学生和企业家都投身农业,证明农业可以成为令人向往的产业。中国国家扶贫办发言人苏国霞表示,在“大扶贫”的格局之下,政府的力量要依靠市场的手段。

         有北京“菜篮子”之称的新发地市场位于北京南郊,担负了北京九成的农产品供应,去年交易量1550万吨。新发地董事长张玉玺认为,在种子研发、种植、运输和销售四个环节中,中国农民往往只负责种植。日本和韩国虽然也是小农生产,但农协从四个环节把农民组织起来,农业的利益链条拉长,农民才能真正富裕起来。在未来规划中,他希望借鉴首尔可乐洞的整体运营模式,包括管理、市场交易大楼的规划等。▲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环球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打印收藏纠错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