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随川端康成 寻迹日本名胜

2017-04-25 15:50:00 环球时报环球旅游 分享
参与

  正如川端康成早在1962年所言的那一句:“自杀而无遗书,是最好不过的了。无言的死,就是无限的活。”在1972年自杀离世的川端康成,未留下只字遗书,却一直因其传世作品留在读者心中,无限地活着。作为川端康成的忠实读者之一,笔者此趟前往日本畅游了镰仓、伊豆、箱根,寻觅其在多部作品中曾提及的点滴足迹。

  读《千只鹤》与《山音》,游镰仓千年古城

  川端康成《千只鹤》和《山音》这两部作品故事背景主要都发生在镰仓,于是这趟日本之行第一站,毫不犹豫便定在了这座神奈川县的临海城市。建于公元12世纪的镰仓,是一座有近千年历史的古城。作为日本中世纪初期的政治中心,镰仓佛教文化繁荣。虽说自镰仓幕府时代结束后,这座城市一度衰落,但它始终保持了相对完好的古建筑群,是仅次于京都、奈良的一座古都。从江户时期开始,镰仓作为首都附近的旅游地之一,再次兴盛起来。古都镰仓的诗情画意让人沉醉,慢节奏的生活让人十分惬意。感受着这里低调的古风古韵,笔者悄悄掏出怀中的川端康成作品,寻觅他在这座古城的点滴足迹。

  《千只鹤》一书在川端康成的众多作品中一直占有重要的地位,在很多人看来这不仅是一部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品,更是从多方面反映了川端康成独特创作风格的作品。有人形容看此书时,字里行间仿佛有洁白的千只鹤在晚霞中翩翩飞舞。记忆尤深的是那因左乳上长着巴掌大黑痣自卑不已而尖酸刻薄的栗本近子,那因思恋昔日情人三谷而移情于三谷的儿子,却在两人不道德相爱后出于负罪感而自杀的太田夫人,还有代母谢罪以后却又成为母亲分身继续对三谷菊治献身的文子。而与《千只鹤》一书同被公认为是日本文学巅峰之作的还有《山音》,可见川端康成惯有的细腻唯美笔触,冷静地将战后的世相描述得淋漓尽致,其中信吾人到老年面临儿子外遇、女儿婚姻失败的悲哀,对自己美丽儿媳菊子微妙的眷恋,可谓深深凝聚了日本自古以来的悲哀愁绪,让读者随其沉浸其中难以自拔。如今忆起这两本书中的点点滴滴,行走在故事主角在镰仓的生活痕迹,仿佛自己也成为了川端康成笔下的一位无名者,静悄悄地在那故事世界的角落偷看世事沧桑。

  慢游古都镰仓长谷寺,除却寺内的长谷观音引人敬肃以外,正殿旁边的展望台也是一个绝佳观景点。站在这里观望镰仓,整个海滨风貌一览无遗。而正堂后边拥有一片孟宗竹林的竹之寺,是在镰仓末期由足利家氏建造的一座寺院。想要看另一番海上风景,那就得离开长谷寺的展望台,去坐一趟江之电车了。作为镰仓的有名电车,江之电车的车道沿着海岸延展而开,可谓别有一番海景风味,就连圆谷制作公司的奥特曼系列动画片也曾以此处为背景。而我之所以来一趟高德院,不过都是为了那一尊建造于1252年、身高11.312米的镰仓大佛,此座大佛本建在大殿之内,历经1498年的海啸后,殿不在而佛仍在。

  赏伊豆舞女爱情

  赴完川端康成《千只鹤》与《山音》之约,下一站便是前往伊豆去体验朦胧爱情的美好。伊豆是一座未曾到来便已感熟知的城市,这一切皆因川端康成《伊豆的舞女》一书。作为川端康成早期的代表作,《伊豆的舞女》是以“他自身19岁之时所走的伊豆之旅,路遇一名纯真美丽的14岁舞女,而后随舞女一行巡回演出的艺人辗转游伊豆本岛南端下田港”为素材而创作的自传体中篇小说。

  来到伊豆岛南端,处处可寻川端康成的足迹。茂密的树林、清冽的甘泉、袅袅的炊烟,仿若活进了他的故事里,穿越时光走在他与纯真的小舞女身旁,静静聆听他们略带羞涩的谈笑声,沉醉在诗情画意的景色和少男少女朦胧的爱情之中。

  赴箱根美食之约

  告别伊豆,前往箱根只为去吃该地的特色美食豆腐,据说川端康成也曾光顾过这里的豆腐料理店。箱根的水质很好,因此该地的清水研磨豆腐十分出名。到箱根当地有名的豆腐店品尝一番后,不得不称赞一代文豪川端康成不止是下笔精湛,连在美食的选择上也尤为值得赞赏。箱根的豆腐入口即感鲜嫩爽滑、唇齿留香。所谓欲留住人先留住胃,这豆腐的鲜美实在让人流连忘返。

  品尝美食过后,自然游览一番箱根。在很多人的认知中,一直被称作日本的温泉之乡、疗养胜地的箱根,旅游必然离不开可提供传统榻榻米房间和日食三餐的温泉汤旅馆,但实际上这里也有着许多秀丽的自然风光,不然又怎会享有“国立公园”之称呢。

  在箱根当地有名的最后一个火山口大涌谷,终日白烟缭绕,常喷出大量带硫气体,非常值得观赏。最值得一提的还有箱根的小酒馆,称得上是日本传统特色保留最全的。垂在店门上的酒旗、暖融融的灯笼以及偶尔飘出店外的低低却热辣辣的话语,让走在异乡路上的人们不由得就产生走进去喝一杯的冲动,不知道川端康成可曾进去饮酒作诗。

  走过《千只鹤》与《山音》的镰仓,赏过《伊豆的舞女》的伊豆,尝过川端康成的美味豆腐料理,此趟日本之行让自己活进了川端康成的故事里,寻访了了川端康成曾经的足迹,也让这一次旅途圆满地画上了句号。(冯思敏)

责编:刘瑞莹